黕慏羽

【松萤】情人节虐狗特别篇

新人文渣一枚,请多指教!

设定:已知道立花是女生,已交往
结尾大惊喜,汪汪们小心

在TGC的大赛上,齐心协力的玩具枪枪打败了拥有“难攻不落的皇帝”之称的绿永将。
完成了对松冈正宗的承诺,立花萤也如愿的说出了自己是女生的事实,在一阵稀奇古怪的震惊之后两个笨蛋总算是相信了。
一直不愿意接受自己喜欢上了一个高中生,还是个未成年的男子高中生的松冈正宗如释负重的深吸一口气,在众目睽睽之下向立花萤表白,得到了自己渴望的回答之后,在在场人的祝福声中温柔的吻上她的嘴唇。
他们的相处和陷入热恋的情侣一样,约会、看电影、逛街和秀恩爱,以及一一吵架。
“所以说这次松冈先生你打算怎么解释!”
“都说了这只是工作而已!”
“工作都工作到店外去了松冈先生你可真幸苦。”
“所以说了是有原因的啊!”
两人在月城庄的阳台上激烈的争吵着,旁边站着两个不被理会的可怜劝架人。
“不要吵了啦,有什么事好好说,小松立花是女孩子你要让着她啊。”雪村透在一旁焦急的劝着。
“笨狗不要激动啊,到底发生什么了?”细川春树安抚着快要炸毛的立花萤。
“你问她!”
“你问他!”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接着再狠狠的瞟了对方一眼发出“哼”的一声把头撇开转向两边。
这让对面的两个人更加束手无策,摆明着两人都不肯说,该怎么办。
“嘛,总......总之先回房准备一下吧,一会儿还要去生存游戏场地训练呢。”细川春树尴尬的在一旁说着,希望用这个来分散两人的注意力,但貌似他们都不配合。
“立花我才不要和某人在同一频道出现。”
“哈,小雪帮我告诉某人我也不想我和一个什么都不听就误会人的家伙一起打生存游戏。”
“哈?春春树帮立花告诉那人立花亲眼所见才没有误会他!”
之后你一言我一句又吵了起来,两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就这么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看来不让他们停止无用的吵架是没办法好好的训练的。

雪村透的家中,细川春树和雪村透似乎在密谋着什么。
“透,你确定这样真的好吗?”
“你在质疑一个漫画家的思想吗?一般少女漫画里的剧情都是这样的。”
“可是......这又不是漫画,现实总是与想象相反的吧。”
“不然你说怎么办?这是头一次冷战超过一个小时,事态紧急没办法。”
细川春树想想也的确,以前两人吵架冷战不过一会儿立马就和好如初,到底正宗做了什么让立花那么生气呢?

某天,玩具枪枪四人站在箱根的一家温泉旅馆的门口。
几天前大家围坐在一起谈话,雪村透突然提出四个人一起出去玩的想法,原因是既然赢得了比赛那就应该好好的放松一下为什么还要天天闷在家里啥都不干呢?
对于这个立花萤表示是很怀疑的,因为以雪村透的性格一个星期都不肯定出门一趟突然说要出去玩什么的太可怕了。
于是提出了去泡温泉放松的方法得到了同意所以四人这天急急忙忙的准备了一番坐着电车出发前往箱根。
“难得出来今天就住这里吧,先进去。”细川春树在前面走着,招呼着后头的人快点跟上去,可能是因为还在冷战的问题,立花萤和松冈正宗争相的走着,不愿意与对方并肩,却也不愿意落后于对方。
细川春树与雪村透无奈的对望一眼,心中都期望着这样的日子能快点过去。
见到客人上门老板娘上来接待与雪村透开始谈话“两间双人间,谢谢。”简短的一句话引来两人的不满。
“为什么是两间房?”
“我才不要和她同间!”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出来的,让人觉得如此契合的两人怎么会变成这样的疑问。
“诶,小松不要生气嘛,本来钱就带的不多能省就省呗,接下来还要好好的去玩呢。”雪村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着,这让立花萤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是否正确,好像哪里不对吧,赢了TGC的人还会担心钱的问题吗?!
“对啊,难道正宗想让立花和我们睡一间房间吗?如果你不会介意的话。”这样的说法让激动的松冈正宗顿时噎住了,最后只能窘迫的撇开头不看他们。
“那么就去把东西放房间然后去跑温泉吧!”于是四人相继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冷战的两人在房间里一个是坐在凳子上,一个是坐在床上就这样一动不动不说一句话,最后是松冈正宗受不了这气氛先一步拿着浴衣去了温泉。

“小松你到底干了什么让立花那么生气啊。”换好衣服的雪村透下了温泉问着坐在边上的松冈正宗。
“是啊,平时你们也就吵吵闹闹一下子就过去了,这次很不自然啊。”走过来的细川春树也忍不住问起来。
听着他们的询问松冈正宗叹了口气,因为一切都是从一个误会开始,虽然说自己也是有错的,可是不听解释硬是相信自己眼睛的立花萤让他很是生气,难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就这么脆弱,他就那么不被她信任吗?
看着表情越来越严肃的松冈正宗两人便不再询问他,毕竟以后有的事时间八卦,现在还是该干嘛干嘛吧,一切按照计划下去。
对面女汤的立花萤独自一人坐在汤内,脑海中不断的闪过上次发生的事情,其实刚开始的时候的确不冷静所以什么也不愿意听进去就这样给他治罪,现在想想说不定事情还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如果真是那样那么立花真的是糗大了。
思绪越来越混乱的立花萤从温泉中站起来打算回房间找他问问清楚,可是回到房间发现松冈正宗还没有回来,床上却多了一张纸条写着:我有话对你说,来旅馆后院的仓库。
立花萤看到纸条第一个想到的是这张纸条是松冈正宗留下的,于是没有多虑直接跑了出去。
来到仓库,这里并没有一个人,立花萤以为他在仓库里于是就走进去看看,突然间仓库的大门被人关上。
“快开门!放立花出去!快开门啊!”立花萤惊恐的看着关起来的门不断的敲打,然而门外的人早已离去,立花萤绝望的跪坐下来,要是一直没人来这里可怎么办,恐惧穿透她的四肢。
“松冈先生……”

萤!
似乎有着心灵感应一般,松冈正宗感觉自己听到了立花萤的呼唤,左顾右盼的望向四周。
“怎么了?”扒着松冈正宗手臂不放的雪村透看着一脸紧张的他奇怪的问着。
“啊,没什么……”错觉吗?
这时候细川春树回来了,给雪村透使了一个颜色,收到信息的雪村透放开了松冈正宗。
“我们回去吧,泡久了也不好的。”松冈正宗抽搐着嘴角无奈的看着他,之前说什么都不让自己回去,现在又突然说要回去,真是奇怪。
于是三人一同回去,当时天色已晚,回到房间的松冈正宗没有见到立花萤的踪迹,奇怪,都那么久了,她应该比自己先回房间才对啊,反过来想到可能是为了避开自己吧,啊,果然应该快点解决这事。
雪村透和细川春树走进房间,眼光四下扫视,落在了桌子上一个并不应该存在的信封。
“这是什么啊?”雪村透拿起桌上的信封拆开,里面是一张纸条写着:立花有话对松冈先生说,请来旅馆后院的仓库。
“小松小松,这个是谁写的?”松冈正宗看这他手上的信,这样的称呼怎么看都是立花萤写的吧,去仓库干嘛?
“大概是萤的吧,不过为什么要去仓库?”
“那么去看看吧,说不定立花也是想和你和好吧。”细川春树这样说着,松冈正宗点头表示认可,于是三人便朝着仓库出发。

“诶,为什么仓库的门是用木条夹着门把的,很容易被打开吧。”雪村透的目光看向某人。
“谁......谁知道呢,说起来笨狗哪去了?”细川春树突然尴尬的结巴起来,转移话题。
“不知道,那封信难道是恶作剧吗?”
松冈正宗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将捏在手中的纸条抓的更紧。
听到门外有听动静的立花萤眼睛闪烁着希望,开口大喊“有人吗!请帮忙把门打开!”门外的三人被突然的声响吓到,松冈正宗很快就听出了这是立花萤的声音。
“萤!你在里面吗!”
“松冈先生?松冈先生快开门放立花出去。”她的声音里带有些微的哭腔,长时间的封闭让她感到害怕与孤独。
“萤你等着!”抽开木条拉开门,很快便发现了小小的缩成一团的立花萤,松冈正宗立马跑过去。
“松冈先生……”见到他的的瞬间立花萤的眼泪瞬间决堤,抓着他的浴衣开始啜泣起来,松冈正宗不知道该干嘛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脆弱的立花萤。
这时候门外的人露出诡异的笑容,“啪”的把门合上套上了被扔在一旁草丛的锁链,扣上。
“这样好吗,不会有人来吗?”
“我问过老板娘了,这间是废弃的仓库,所以没人管理这里的。”
“可是偷偷拿走钥匙真的好吗?趁着管理人不在。”
“没问题没问题,相信我不会错的。”雪村透把玩着手上的钥匙,细川春树忍不住在内心吐槽,就是因为是你才不靠谱啊。

松冈正宗愣愣的看着突然被关上的门,刚才在门外的是小雪和春树吧,难道……
立花萤也是震惊的看着那扇又被关上的门,刚刚好像还有雪村先生和春春树在外面,难道说之前也是他们吗?
反应过来的立花萤立马推开了松冈正宗,倔强的擦掉自己的眼泪温怒的盯着松冈正宗。
“你不会以为是我这么干的吧?”因为突然的推力被推开的松冈正宗踉跄的站起来,看着她一脸的愤怒就知道她又误会了。
听着他显得无奈的反问语气立花萤迟疑了,难道不是他干的?
“我就无法得到你的全部信任吗……”失落的语气,立花萤顿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想要反驳他不是这样的,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感觉到寒心的松冈正宗眼漫无目的像失了魂一样的走着想要离立花萤远一点。
在堆满杂物的仓库,也许是光线太黑的问题,以至于他突然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的身体向前倾,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
立花萤见状立马跑过去“松冈先生!你没事吧,疼不疼,有没有受伤!”
看到她担忧的神情他拉过她的手一把抱住她“我没有受伤,别担心。我希望你好好的听我说,我没有喜欢别人,我最喜欢的是萤,最爱的还是萤,我绝对没有背叛萤!相信我!别躲着我,别离开我!”松冈正宗激动的说着,抱着立花萤的手臂越缩越紧。
其实误会的开端是这样的,那天,松冈正宗在牛郎店里工作,女客人突然凑近松冈正宗“正宗,情人节要到了,要记得送巧克力哦。”
“情人节吗?”不知道萤会不会送我巧克力,说起来也要给萤买礼物才行啊,送什么好呢?
“正宗,你在想什么呢?”另一个女顾客摇摇他的胳膊。
“我在想应该送萤什么。”
“啊,上次闯进来的那个孩子,真没想到居然是个女孩子,更没想到的是正宗最后会选择她,我好吃醋的。”
“既然是送礼物,那么送点饰品吧,毕竟女孩子都爱打扮。”
“饰品吗,可是我不知道她会喜欢哪种?”
“那我陪正宗你去吧,帮着挑选。”松冈正宗点点头,有人指点总比瞎搞好。
萤会喜欢的吧?虽然并不确定但是想到立花萤收到自己礼物时的笑容松冈正宗微微勾起嘴角笑的张扬。
后来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在饰品店门口,他遇到了刚好要去买巧克力的立花萤,立花萤看到他和一个陌生的漂亮女人在一起,大脑突然死机一样转身就跑,松冈正宗对着顾客说了声抱歉,便毫不犹豫的追上去了。
之后就演变成现在的样子。

“所以我只是想给萤一个惊喜而已,我没有说谎我发誓!”被紧紧抱住的立花萤听完他的话,看着情绪激动的松冈正宗,当时的自己之所以逃走并不是因为看到他与其他女人在一起的嫉妒,而是自卑......
因为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又妖娆和自己完全不是在一个档次的,所以她害怕,她以为松冈正宗果然还是喜欢妖艳的美女而不是她这种的飞机场的平凡女孩。
立花萤伸手回抱住他高兴的说着“立花也最喜欢松冈先生,对不起...立花不应该不听松冈先生的解释,不应该任性的冷战,立花只是害怕松冈先生厌烦了立花,对不起。”再次从眼角流出来的泪水被松冈正宗轻轻的吻去,引得立花萤满脸通红的看着他。
“厌烦萤的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喜欢你都来不及。”满意的看着她烧红的脸颊,松冈正宗轻笑出声拿出那天挑选的项链。
“这是什么?”立花萤惊讶地看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项链,白色钻石的小球镶嵌着波浪的条纹吊在叶片样的挂座,娇小可爱显得清新。
“礼物啊,亲爱的,你不会忘了今天是几月几号了吧。”立花萤呆呆的看着他,松冈正宗摇摇头,真是傻呢,可是偏偏我喜欢。
“今天可是情人节,傻瓜。”松冈正宗揉揉她的头发,引来立花萤的不满。
“不要乱摸立花的头松冈先生。”感觉到脖子上传来的凉意,原来是松冈正宗将项链为她戴上,他抓住她脸颊旁的头发握在手中把玩。
“情人节快乐,萤,能不能叫我名字,松冈先生什么的,太生疏了。”立花萤羞涩的望进松冈正宗宠溺的眼神,这双犹如天空般湛蓝的双犀让她沦陷其中“情人节快乐,正宗......唔!”松冈正宗突的袭击她香唇,立花萤起初小小的挣扎了一下,之后环住他的脖子闭上眼睛享受此刻的甜蜜,任由他夺取自己的呼吸,舌头侵占自己的口腔。

第二天一早,雪村透和细川春树来到仓库,打开门便看到相拥而眠的立花萤和松冈正宗。
“看来和好了呢。”
“嗯,计划很成功,透真有你的。”两人相视一笑。
时间在流动,玩具枪枪的故事还未结束,松冈正宗与立花萤的故事也还在继续。

评论(3)
热度(17)

有脑洞没文笔,是个话废,很好相处哦(•̀ᴗ•́)و ̑̑

© 黕慏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