黕慏羽

【绿萤】隐爱①

第一篇绿萤,咳咳,在下松萤党~( ̄▽ ̄~)~

某天,某校,某教室,同学们认真的听着讲台上老师的讲课,立花萤头一颠一颠的,此刻她只觉得头晕呼呼的,浑身好热,黑板上的字不断地重影,而且怎么样都集中不了精神。
“立花同学!请注意黑板!”老师眼尖的注意到了她,向她发出警告。
“是!”她赶紧坐直,硬撑起脑袋盯着黑板,老师这才放过她。
坐在远处的矢岛鼎很快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一下课就跑来嘘寒问暖。
“萤你没事吧,今天怪怪的。”矢岛鼎担忧的问着,毕竟立花萤是会长,平身都是认真听课做好榜样,今天。。。意外的反常?
“没事的没事的,立花我只是昨天不小心着凉了啦。”立花萤嘿嘿笑着向矢岛鼎解释让她放心,脸蛋红扑扑的。
“着凉了?不会发烧了吧?”她凑近立花萤,将手被放在额头,“好烫!看来烧的不轻!得快点去医务室!”矢岛鼎拉着立花萤的手臂想将她拉去医务室。
立花萤紧紧拉着桌子“没关系的啦,立花我没事的,而且立花我现在还要去忙学生会的事情,鼎放心,立花我很健壮的!”立花萤笑了起来,却显得虚弱,没有往日的元气。
“可是。。。。”矢岛鼎还想说什么,可是立花萤却因为有事先走了,最后只能叹口气“这孩子。。。”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放学铃的响起宣告着一天的结束。
“真的不要紧吗?”矢岛鼎再一次来到立花萤的桌子旁,“没关系啦,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谢谢鼎。”她回予她一个温暖的微笑,起码鼎很关心她,不能让她担心!
“哎,好吧,有人约我去看电影,那么我先走一步了哦。”立花萤点点头,矢岛鼎看了她一眼便走了。
收拾好的立花萤背着书包走在小路上,头晕目眩的厉害,以至于走起路来都摇摇晃晃的让人捏把汗。
得快点回去才行。。。头好痛。。。
“啊嘞?立花君?”听到声音的立花萤抬头望着前方,是绿永将!
“绿先生。。。。”立花萤虚弱的回应着,没有发现她任何异样的绿永将向她走来依旧温柔的笑着。
立花萤想好好和他打招呼,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被瞬间抽走一样,开始手脚发软,身体摇摇晃晃快要倒下却努力支持。
糟糕。。没力气了。。。,身体前倾。
“啊,好巧在这里碰到立花君,这是放学了准备回去吗?学生真好呢。。。立花君,你怎么了?立花!”绿永将连忙上前扶住倒下的立花萤将她抱在怀中。
然而立花萤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只听见耳边不断传来绿永将焦急的声音,然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看着昏迷的立花萤绿永将的脸上失去了平日的冷静变得不知所措,毕竟一个大活人突然昏倒是很吓人的,想到月城庄离这里并不远,他背起立花萤朝她的家走去。
“嗒嗒嗒”的脚步声走在楼梯上的声音响起,绿永将飞速的上楼来到立花萤的家门口“这门我可打不开哦。”他的脸上挂起无奈的表情侧着脸看着昏睡的立花萤,随即迅速的翻了翻她衣服的口袋找出了钥匙,随便翻人东西毕竟不好,他开门进入。
来到立花萤的卧室,将她轻轻的放置在床铺盖好被子,用冷毛巾放在她的额头便跑去厨房为她做点吃的,小孩子的话生病还是喝粥吧。
在经过一番照顾后立花萤看起来到是好好多了,只是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吧。
“来,啊。”绿永将将煮好的的粥拿出来的时候发现立花萤已经醒了,但是。。。眼睛看起来很朦胧和迷茫。
立花萤乖乖张嘴吃着勺子里的粥,特别的温顺可爱,不一会儿粥吃的差不多了,绿永将看了看时间也很晚了。
他起身准备去洗碗,步子还没跨出去就被人拉住了手,他转头惊讶地看着立花萤“别走。。。”虚弱的声音从她的嘴里飘出,他知道这是她发烧发糊涂了才会这样,清醒的立花萤可不会这么做呢。
“还真是个孩子呢。”绿永将试图掰开那只死抓自己不放的小手,没想到生病的立花萤力气一点都不减,怎么拉都拉不开,最终他妥协了“立花现在还在生病呢,要好好休息才行哦”他摸摸她的头安抚着她。
“可是,睡着了你会走的。。。”撒娇的语气和嘟嘴的表情,绿永将觉得自己的心被射了一箭,现在的她因为发烧而微红的小脸非常的可爱,还说出这么惊人的话语。。绿永将不敢想象。
“我不走,如果立花不好好睡觉养病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他故意用严肃的话语,果然还是这样有用。
立花萤以为他真的会生气立马乖乖的躺下却还是不放心的看着他“那。。那立花乖乖睡觉你不许走。”得到了他的点头回应她便闭上眼睛开始睡觉,没一会儿便睡着了,手却依旧不放开,就好像这样有安全感一样。
绿永将看着立花萤安详的睡颜他伸手抚摸她的脸颊,自己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之前真的是被她吓到了突然间昏倒的不省人事,不过她还真不会照顾自己,病得那么严重还不知道休息。
将她的手轻轻拉下放到被子里,从她的书包里掏出她的电话翻开联系人拨打,铃声好一会儿才关闭,传来某位少女的甜甜的声音“喂,是萤啊,我告诉你哦今天的电影特别好看男女主角都帅呆了!”她兴致勃勃的说着完全不知道电话那头根本不是立花萤。
“你好,立花她生病了请帮她向老师请假。”冷静的口吻,对面发现不是立花萤的矢岛鼎听着这边陌生男人吓了一跳,在想着立花萤怎么会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自动忽视立花萤生病的事忍不住质问起来“诶!!!你是谁!你为什么会用萤的电话!”巨大的尖叫传入绿永将的耳朵让他把手机移开了耳朵一段飞快地说了句“总之她明天可能不能去学校请帮她请假。”他说完迅速的切断电话完全不给对方一点回答的余地。
看了眼睡梦中的立花,他转身走出房间体贴的关上门,来到大门口开门准备离去,却在关门时遇到了从牛郎店回来的松冈正宗。
“诶!绿。。绿先生你,你。。你怎么在这里?还从萤的房间出来。。。”从店里回来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会碰上绿永将,受惊的他嘴里的烟掉落到地上,略微紧张的表情,不自觉提高的音量透露着他的震惊。
“啊,正宗回来了啊,嘛,只是半路遇到一个生病的高中生负责送他回来而已。”欢快的语调,与松冈正宗截然不同的轻松。
松冈正宗知道他说的大概就是立花萤了,但是听到生病这词他不免担心起来“生病?萤怎么了!”焦急担忧的语调,绿永将看着他担忧的神情,总觉得这表情很讨厌,他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的疑问。
他二话不说穿过绿永将推门进屋,绿永将看着他进去关上了门“看来还是有个麻烦要解决的。”他轻笑出声,起步离开月城庄。
进屋的松冈正宗看着熟睡的立花萤和旁边的碗就知道是绿永将照顾了她,可是不知道怎么说他有点不甘心在立花萤生病时自己不在她身边,他看着她为她把
移开的被子盖盖好便坐在一旁的凳子上陪着她。
是夜,皎洁的月光倾洒下来,周围一片的寂静。

- - - - - -TBC- - - - - -

评论
热度(48)

有脑洞没文笔,是个话废,很好相处哦(•̀ᴗ•́)و ̑̑

© 黕慏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