黕慏羽

【绿萤】隐爱③

狂补作业中,准备中考,停更。

温暖的春天已经远去,酷暑的夏季进入倒数,立花萤也结束了一学期的作业,进入了暑假生活。
离上次和绿永将的碰面已经过了很久,不是因为不想见他,只是实在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借口去接近他,立花萤开始变得爱发呆,连松冈正宗都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萤你怎么了?最近很不对劲啊。”松冈正宗凑近她,只见立花萤一脸放空的表情,眼睛呆呆的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啊?松冈先生啊,没事立花很好哦。”回过神来的立花萤看着为他担心的松冈正宗露出微笑。
“笨狗这种人怎么可能有事,平时强的要死。”细川春树专心的擦着自己的爱枪,时不时搭几句话。
松冈正宗还是不放心想说什么被雪村透打断“是啊,立花君可能只是太热了才不想动嘛,真是的最讨厌夏天了!”感觉自己快要融化的雪村透坐在床上手里拿着工口漫画吹着电扇。
太热了吗?说起来今年夏天的确比往年都要热啊,这样子根本不好打生存游戏,很容易中暑的吧。
嗯,或许可以这样!
“我说,大家要不要去避暑?或者说度假,反正都有空,我也可以请假啊。”
“度假!立花要去!”
“诶?才不要,走来走去累死人的,我才不要出门呢。”
“我宁可溺死在枪堆里,不保养他们会坏掉的。”
啊~,真是一个不好的开端啊,事情可能有些麻烦呢。

“小松,这是什么情况。”雪村透一行人穿着厚厚的雪衣走在雪地上。
“诶,度假地点啊!”
“那为什么要跑那么远的地方!还那么冷!”一大早就收拾行李,还要坐车,坐地铁什么的才到,现在还要走好长一段雪路说什么积雪太多车子不能开,啊啊!累死了啦!
雪村透干脆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对着松冈正宗伸手“小松~我走不动了啦你背我。”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撒娇的说着。
“萤,走那么久了累不累,我们可以休息一下。”
“没关系的!立花体力很好的哦!”被无视了。
“小松!!!”雪村透欲哭无泪的看着他,然而对方并没有管他的的意思。
“透别撒娇了走啦。”细川春树好心的来到他的身边想要将他扶起来,谁知道雪村透这次可怜兮兮的表情对着自己,不会要我背吧!?
“啊,正宗等等我。”细川春树看了他一眼毫不犹豫的跟上已经走远的松冈正宗。
“怎么可以这样啊!”泪眼婆裟的看着走远的人最后只能乖乖站起来跟上去。

“哇~,好棒哦!”一路行走来到滑雪场附近的小旅馆天已经接近傍晚,立花萤开心的叫着,这家旅馆从外观看是比较清新小巧可爱的,内部装潢却是异常的温馨,有种到家的感觉。
“预定了四个房间,所以四张房卡,准备准备走了一天今天就先休息一下,明天去滑雪吧。”松冈正宗细心的说着。
“诶,可是我想和小松一起睡。”雪村透一脸期待的看着松冈正宗。
“那么现在去把东西放房间一会儿出来吃饭吧。”松冈正宗再次无视雪村透,惹来雪村透嘟着嘴幽怨的看着松冈正宗。

“萤多吃点菜肉有营养。”夹起肉放入盘中。
“怎么能让立花君全都吃肉呢,蔬菜才有营养啊,正宗你不懂吗?”夹起菜。
“吃肉好。”
“医生的建议可是要听的哦。”
“够了!立花自己夹菜!”立花萤发出巨大的吼声阻止两个不断给她夹菜的人------绿永将和松冈正宗。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两人的眼神交错,仔细倾听似乎......还有“呲呲”的声音,其他人除了细川春花和细川春树姑且可以用“吃饭”来说,其实是细川春花执意要喂哥哥吃饭。其他人筷子都不敢动的看着自己的队长------星白与玩具枪枪的共同用餐时间。
立花萤利索的解决掉刚才两人硬给自己夹的菜,看到其他人都不动筷子奇怪的问“为什么大家都不吃呢?饭菜会凉的。”天真的立花萤没有发现僵硬的气氛开心的吃着。
这样子怎么敢吃啊!------来自其他人的内心。
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就要从四人准备回房说起,拿着房卡大家开始找各自的房间,这时候迎面而来的一群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抬头一看......星白!?
“啊,是正宗啊。”绿永将见到来人先是微微惊讶一下又回到原来那张温柔帅气的笑脸。
“绿...绿...绿先生你怎么......”松冈正宗疙疙瘩瘩的说着,不过立马被打断了。
“哥哥!哥哥也在这里玩吗?”细川春花看到细川春树也在闪着星星眼立马跑过去。
“别......别过来!”见到自己的弟弟也在细川春树慌忙逃走,就这样两人在旅馆里开始了追逐赛,直到老板看不下去抓着两人一顿教训。
“绿先生!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见到来人是绿永将立花萤的心触动了一下,有点难掩内心的小兴奋,紧接着而来的就是疑问,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啊,既然你们能来,我们怎么不能来呢,更何况这里本来就挺出名的,所以带着队友出来玩,我们可真有缘呢,立花君。”明明是面带笑容的表情,立花萤却隐隐感到不对劲。
“先回去吧,不要和他们纠缠!”雪村透看着令自己讨厌的脸,恶狠狠的瞪着他。
对于他的的仇视绿永将没有说什么,越过他们走了,于是放完东西的大家准备去吃饭时才知道这个小旅馆一次只住8个人而且大家是要在一起吃饭的这给没有准备的他们一个大冲击。
后来立花坐在大长桌的中间,绿永将很稀奇的坐在她的旁边,松冈正宗也是抢了另一边的位置,于是战争一触即发,成了现在的样子。

“饭菜还和口味吗?我们旅馆餐厅公用,浴室也是公用的,男女分开,所以请大家一会儿准备一下去浴室,我们马上就烧水。”老板娘过来收拾餐桌,一边说着。
“诶,可以和绿先生一起洗澡吗?真好啊。”藤本高虎兴奋的说着。
“别高兴的太早。”赤羽市用脚踢了一下藤本高虎,引来对方痛呼出声,看来要去看看浴室有没有偷窥洞了,绿先生的身材//////
“啊,吃得好饱,有些困呢。”立花萤揉揉自己的眼睛,浴室啊,洗完澡就睡吧,她打个哈欠......等等!!!公用!!!反应过来的她拍着桌子站起来。
“怎么了萤?”松冈正宗担忧的问。
“啊...啊...没什么。”立花萤尴尬的搔搔脑袋,激动过头了。
啊啊,我可不管你。知道她在想什么的细川春树无视她求助的眼神撇开头。
回到房间拿衣服去浴室,立花萤始终没出来“萤你怎么了?不洗澡不能睡觉的很脏的。”松冈正宗敲敲她房间的门。
“啊,立花我晚点再去,松冈先生你们先走吧!”怎么可以跟着去!那样立花就麻烦大了!
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松冈正宗没有多问,和雪村透他们先去了浴室。
过了好久,门外响起赤羽市的声音“可恶,什么破旅馆连个偷窥洞都没有!”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那么说其他人还没回来,立花萤趁着机会拿起衣服跑向女浴室,总算是得救了,她舒舒服服的泡在水中。

“啊~舒服多了。”洗完的立花萤穿着浴衣走在楼道里,幸好屋内有暖气不然冷死了。
马上就到房间了。立花萤走在直道尽头准备转弯,刚好看到准备进房的绿永将。
“绿...绿先生?”立花萤看着他湿漉漉的头发贴着他的脸,一身黑色的浴衣衬托着肌肤,依旧显得帅气。
“诶,立花啊,洗的......还真慢呢。”之前没有在浴室看到她,不知道该说庆幸还是烦恼,不过没被正宗他们看光就好。
“进来坐坐吗?”绿永将打开房门邀请立花萤,立花萤呆了一下,脸开始红起来。
“不不不,立花回房间就好。”进男孩子的房间什么的也太不和规矩了吧,更何况绿先生的房间......整个脸熟透了。
看到她满脸的红晕大致也知道她在想什么了“我有话对立话说。”
有话要说?立花萤看着他认真的表情,没有多想走进(狼窝)里面去了。
绿永将关上门,拿起桌子上的吹风机给自己吹头发,立花萤则坐在沙发上,四处打量着房间,跟自己的差不多看够了之后就盯着绿永将等他发话。
停下手中的工作,绿永将抬头笑着看着她“头发湿哒哒的真的好吗?”
“没关系立花一会儿回房间擦干净就好了。”
绿永将摇摇头,招手示意她过来,立花萤乖乖走过去,绿永将直接拿着一条毛巾对着她的头一阵揉捏,把她按在凳子上强制吹头发“头发湿湿的很容易感冒,没有我你可真不会照顾自己啊。”突然变得严肃的语气让立花萤不敢反抗,听到后面那句脸又红了一层。
“绿先生别开立花玩笑啊!”引来绿永将轻笑出声。
在吹的差不多的时候,吹风机停止了运作,房间里的灯光也突然熄灭。
“绿先生别玩啊,好黑立花都看不见了。”
“可是......我好像没动吧。”
“诶?”立花萤呆呆的回头,在黑暗中只能看到一大块黑影,还不能完全看清。
“停电了。”
“什么!那就是说......”
“没有电,房卡刷不了的。”
听了这话立花萤瞬间懵逼了,也就是说------立花我回不去了!
- - - - - - -TBC- - - - - - -

评论(7)
热度(42)

有脑洞没文笔,是个话废,很好相处哦(•̀ᴗ•́)و ̑̑

© 黕慏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