黕慏羽

【松萤】缘分测试

设定:知道女生,迷宫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好像不对。
咳咳,今天是个美好的夜晚,松冈正宗依旧在牛郎店里被一群穿的妖艳的女人围着。
“正宗你最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啊,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吗?”红衣女子坐在他的旁边说着。
“啊,没什么,只是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而已。”他没有说谎的确是不得了得事情,那就是立花萤是女生!
起初刚从她口中亲耳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确是愣了好久,甚至又逃避性的把它当成她的玩笑话,但是对上立花萤认真的眼神和生无可恋的表情的时候他不得不相信——她没说谎。
他依稀记得当时的立花萤说了长篇大论的道歉致辞最后九十度鞠躬向他承认错误,然而自己居然没有一点被人欺骗之后的愤怒,反而是满满的惊喜涌上心头几乎溢出来!很干脆的接受她的道歉,接纳她让她继续留在队伍和玩具枪枪一起,他甚至不明白这究竟是私心还是团队友爱。
“诶~不能告诉我吗?”红衣女子不依的说着。
“这是秘密。”松冈正宗将手指抵在她的唇上眨着眼睛说着,惹来对方脸红的躲开,啊,真是一大锅的蓝颜祸水啊。
“说起来我最近倒是有一个很有趣的情报哦。”另一个女子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手拿着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茶又放回盘中,浑身上下显露着高贵的气质。
所有人竖起耳朵专心倾听起来。
只见女子放下手中的茶具,端正姿势开始说起来:“在一个名为‘迷宫博物馆’的地方,不过却有着非凡的意义,它有另一个名字叫‘缘分迷宫’这是一种传言,据说只要是进入迷宫的两人如果能在里面碰面的话那么两人的未来就会幸福美满,如果碰不到的话……”她故意拖长了尾音。
“会怎么样……”所有人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那么就表示不会有未来啊,迟早会分开的。”她摊着双手说着。
“那么恐怖啊……”
“真的假的?!好可怕……”悉悉索索的说话声传来。
“大部分进去的人都是情侣之类的,为了测试与另一半的缘分,然而相遇的人却寥寥无几。”有些感叹的说着。
迷宫博物馆吗?只不过是传言而已:“嘛,只是个传言而已,单凭一个迷宫就来推断未来未免太谎缪了吧,碰不到面就没有好的未来吗?”松冈正宗表示很不屑的说着。
“正宗不能小看它哦,进入迷宫的人结局如何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不过据说那间博物馆是很大面积的,而且地形错综复杂出口多样,在那么大的挑战下还能够相见的两人,不是很美好的事情吗?”
“是诶,重重困难之下还能相遇的确是不简单的事情。”
“有道理!”
松冈正宗沉思,的确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相见可以说是一件很奇迹的事情,心灵相通的默契吗?
“呐呐,正宗我们要不要去试试看?”
“诶,你怎么可以抢先。”
“是你自己不说的。”
“我不要,我也要正宗陪我去。”
两人争吵的看着松冈正宗异口同声的说:“正宗想要和谁去呢?”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松冈正宗的头皮发麻,这种情况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暑假特训那次,那次是看向……
松冈正宗一惊,脑海中闪过立花萤笑的一脸灿烂的喊着“松冈先生。”的场面,老脸一红立马低下头,啊啊啊!为什么会是萤啊!
虽然有一些不可思议的惊奇,不过不能否认的根据自己之前的心情来看,自己的确喜欢立花萤这是不可逃脱的事实,当他还在不断懊悔走上禁忌之路的时候,立花萤却来告诉他她是女生!那么就表示自己喜欢的是一个女孩子,没有走上奇怪的岔路,这段恋情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的,虽然说之前是有些微妙啦,但是是萤不就好了吗?这让他兴奋地无法自持那晚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一晚上都没睡着。
“不了,我不相信传言。”淡淡的话语从他的嘴角逸出。
-
啊,结果还是来了。
松冈正宗无奈的看着在游乐场里如同兴奋地小狗一般不断跑来跑去的立花萤,以及强硬的拉着细川春树怂恿他进鬼屋的雪村透。
“春春,只是一个鬼屋没什么好怕的,春春你太胆小了吧。”雪村透拉不过细川春树,只好出言用激将法。
“什……才不是害怕!只是不想去,鬼屋有什么好玩的!”完全没有说服力的言词,颤抖的声音和不断抖动的小腿暴露了他的心情。
雪村透审视的目光直直的盯着细川春树从上至下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别开头,抬起袖子掩着嘴“噗嗤”的笑了一声。
“你在嘲笑我吗!!!”细川春树看着他的举动生气的说着,不就是鬼屋吗,有什么可怕的!
不服气的细川春树拽着雪村透的衣领就往鬼屋那里拖,两人顺利的排队进了鬼屋,没过多久,就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啊”的惨叫声,嗯……莫名的心疼那些扮鬼的人。
刚好这时候,跑累了的立花萤来到松冈正宗的身边却不见其他两人的影子开始询问:“雪村先生和春春树呢?”左顾右盼寻找踪影。
“鬼屋去了,萤玩的开心吗?”
“嗯,超兴奋的!”立花萤雀跃的说着,如同盛夏般耀眼的笑容晃到了松冈正宗,让他脸上浮现暗红不自觉的撇开头,太耀眼了。
不对!现在好像是最佳的时机吧?!趁着小雪和春树都不在这时候不是可以正好拐……带萤去迷宫啊!差不多也就在这附近了吧。
“我说萤,我们先去其他地方吧,小雪和春树一时半会儿可能还没办法从鬼屋出来,先去其他地方吧。”虽然感觉很对不起那两人不过该下手的时候还是得动手啊。
“可是……”就这么丢下春春树他们真的好吗?
“走啦走啦。”松冈正宗抓着立花萤的肩膀将她推着走,嘴角微微扬起更大的幅度。
路程不远,不一会儿就能到达目的地,但是因为总是被周围新奇环境所吸引的立花萤的好奇心,让这段路程变得漫长却不会那么枯燥乏味。
“就是这里了吧,看上去还真的好大。”抽搐着嘴角,松冈正宗抬头仰视着这栋大的不像话的建筑物,然而上层并不是博物馆的主要场所,因为过大的面积无法再地面提供更多的土地给它,所以将迷宫的部分建在地下,上面是其他的设施。
缘分测试什么的这种说法的确让人很在意,可是应该不可能是真的吧?话是这么说但是……这满心的期待是什么鬼啊!
“萤,要不要进去玩玩?”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的松冈正宗终于厚着脸皮向立花萤开口询问。
“诶?松冈先生想进去玩吗?可以哦。”没有特殊起伏的语调并没有让人有什么怀疑,唯一没有隐藏好的,就是放在身后那微微发抖的白皙双手。
-
广阔的博物馆里,四通八达交错的长廊和复杂的设计,明亮的灯光让这里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处在地下的迷宫,高高的墙壁让人无法翻越,给人一种压迫感,一种你走不出去了一样的恐慌,墙壁上挂着供人欣赏的玲琅满目的作品。
“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松冈正宗漫无目的的走在长廊里,复杂多样的地形把他都给搞混了,现在自己也找不到出去的路,只能在这里无意识的徘徊希望好运气的碰到一个出口啥的。
“萤也不知道去哪了。”低低的话语中充满了失落感,果然这个迷宫是骗人的吧,自己在这里逛了大半天,没有遇到一个人。
这种情况不是现在才发现的,可以说排队的时候就感觉到这里非常的冷清,比起其他刺激项目的排队人数这里几乎就是寥寥无几。
“果然都是讨厌这个迷宫或者是进来过的人吗?”时间又过去好一会儿,松冈正宗感觉自己的期待在一点点的消失,恐惧渐渐浮上心头,可以说他嘴上虽然说怎么都不肯相信,可是心里总归也是有点小期待的,期待着能够和立花萤相遇,期待着就算是假的也至少让他真的遇到一次吧,可是按照这种情况来看……
“不太可能了吧,说不定萤早就出去了。”毕竟她的直觉比他们任何一人都强,松冈正宗忍不住苦笑一下,然而现在,他却不希望立花萤拥有如此好的直觉。
前面的路已经差不多走到尽头了,正当他要转弯的时候,立马愣住了。
“松冈先生?”同样是受到错愕的立花萤,她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在这种地方碰到他,本来自己可以拐去另一边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思维就像脱离了她的控制一般,执意要朝着这边走。
“额,啊!好巧啊萤!”松冈正宗僵硬的和她打着招呼,表情非常的不自然,喂喂喂,这种少女漫才有的剧情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啊!可是没想到,居然会真的遇到了……啊啊!不对不对,巧遇什么的是当然的啊,没必要那么大惊小怪吧,就算这样也无法为那个传言增加可信度!
立花萤难得的沉默了下来。
“怎么了萤?不舒服吗?”松冈正宗立马走上前担忧的询问着。
“没,没什么。”刻意压低的声音,抬起头朝着他微微一笑表明自己很好。
“松冈先生要一起出去吗?”她开口询问他的意见。
松冈正宗本来想同意她的提议的,可是这次的巧遇还是无法让他信服,于是成了这样“不了,我啊还想去其他的地方看看,萤要是找到了出口的话可以先去哦。”说着便走远了,留下立花萤一个人待在原地。
少女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微微的低下头,额前的碎发垂落形成了阴影遮住了她的眼睛,只见她的肩膀微微的颤动,死死的咬住粉嫩的嘴唇,最后放开开始扬起一个半月的弧度却显得歪歪扭扭,此时的她是在笑?还是说——在哭呢?
-
啊啊啊,遇到了遇到了遇到了!松冈正宗兴奋的笑着,全身上下透露着他的好心情,走起路来看上去都是蹦跶蹦跶的。
不过没多久又自动的收敛起来,紧接着又是暗自傻笑一会儿,最后咳嗽几声才镇定下来。
自己应该是站在反对传言的角度才对啊,怎么这样就要倒戈了,不过那位顾客也说过的吧,博物馆地形错综复杂四通八达,相遇的人少之又少……
坚定的心开始动摇。
“不管了,顺其自然吧。”前方看起来好像是和出口一样的标示,松冈正宗二话没说直接就跑过去了。
“得救了!”饶了大半天的他边跑边说着,只是这时候突然有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挡住了他前面的去路,刹不住脚的他立马与对方相撞,摔倒在地。
揉揉后脑勺,松冈正宗很快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刚想站起来道歉就听到对方熟悉的痛苦呢喃。
“好痛。”立花萤从地上坐起来,捂着自己的额头。
“诶,萤你没事吧。”见到被自己撞倒的人是立花萤,松冈正宗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走上前将她拉起来温柔的抚摸着刚刚被自己撞到的地方。
过于近的距离与亲昵的动作,立花萤感到不好意思,悄悄的后退不着痕迹的拉开两人的距离:“怎么可能没事,松冈先生你走路也看着点啊。”
“嘿嘿,下次一定注意。”
“既然出来了那就回去吧,那么长时间了,雪村先生他们找不到人一定会着急的。”说着便转身向外走,脸颊上没有一丝抱怨,有的只有那治愈人心的温暖笑容。
松冈正宗跟在她后面,湛蓝色眼犀里有着无限的温柔,如果说第一次是巧合,那么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第二次的吧,想到这里望着她的眼神变得更加的温柔,最后释然一笑,上前伸手勾住立花萤的脖子往外走。
“松,松冈先生你在干啊!”立花萤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掉,脸蛋染上深色的红晕,惊慌失措的想要躲开。
“有什么关系嘛。”略微撒娇的语气。
“立花我是女生啊!”两人一路小打小闹的出了迷宫,熟不知外面的世界有更大的危险正等着他们。
-
“总算出来了吗?”刻意加重‘总算’,身旁笼罩着一股很浓重的怨气,明白人都看得出来他在生气,而且非常的生气!
“春,春树镇定下来。”松冈正宗僵笑的看着他,立花萤则躲在他的身后怯怯的望着爆怒的细川春树。
“小松好过分,我们绕了大半天还以为小松走丢了呢,真是的。”雪村透凑上前抱着松冈正宗一阵乱蹭。
松冈正宗极力想要挣脱他的拥抱,走丢什么的当我是小孩吗?!
叹了口气,细川春树眼尖的看向偷偷摸摸准备逃离现场的立花萤:“到头来你还是进去了。”这是陈述句。
被逮住的立花萤僵硬了一下,缓慢的转过头看着他,脸上写满了事情败露后的心虚。
“怎么?正义的战士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相信毫无根据的谣言的吗?现在怎么进去了呢,还是和正宗。”细川春树双手抱胸饶有兴趣的看着耳朵发红的立花萤接着脸一点点的染上红晕最后整个红透,窘迫的张口想反驳却不知道说什么。
-
在松冈正宗提议来这个游乐园玩时,立花萤的反应是非常的兴奋以至于怎么也睡不着就去找细川春树谈心。
“春春树也很期待吧,集体去游乐园玩。”立花萤手撑着脑袋在那里幻想。
“没有。”专心擦枪。
“诶,大家一起去玩不好吗?难道说春春树不喜欢游乐园的设施吗?”
“没有。”
“那为什么啊?难道说春春树是害怕去鬼屋?”
“才不是!”被戳中要害的细川春树大声的反驳了一声,狠狠的盯了她一眼就不再去理她。
房间里瞬间沉默下来,百般无聊的立花萤眼睛打转却不知道该干嘛,细川春树看她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是开口说话决定打发她离开。
“其实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游乐园是有这样一个的传言的。”
“传言?”立花萤的眼睛闪着光的看着他,表明她非常感兴趣。
随后细川春树就和立花萤讲述着关于“迷宫博物馆”的传言给她听,听完之后对于这无厘头的传言立花萤第一时间就表示不信服,她是站在正义的一边的怎么可能去相信这种谎缪的理由。
然而她说谎了,回房间后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脑子里却想着应该能测试她与松冈正宗的缘分的吧,思及此她瞪大眼睛立马拉起被子把自己捂起来。
立花我在想什么啊!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松冈正宗带着她去了“迷宫博物馆”起初还在害怕不能相遇该怎么办,可是奇迹的发生总是很突然的,偶然的巧遇让她不知道该是激动的哭还是高兴的笑,最后只能感谢自己当时移动的步伐。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们会再次在出口处相遇即使不是同一条道,常理说好运不会降临到你头上两次,相对的相同的事情也不会发生两次,再一次的相遇让她认为也许她是有机会的,无关传言的真假,至少两人拥有足够的默契了吧。
-
“萤你没事吧,脸怎么那么红。”甩开了雪村透的束缚,松冈正宗听着他们奇怪的话语看着不知所措的立花萤,感觉自己似乎听懂了,却又没听懂。
“松…,不是…,那…那个……,立花……我……”失去了语言的组织能力,立花萤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什么了。
“春春树立花我再也不想理你了!!”惊慌失措的立花萤大吼一声转身以飞快的速度逃走。
“诶,萤你别跑啊!别走丢了啊!萤!”松冈正宗追上去想要去拦住那只受惊的兔子,可是立花萤现在却是满脑子的羞耻什么都听不进去。
看来这将是一场会持续很久的追逐战,结局是成是败,就看谁先坦诚相待了。

评论(2)
热度(16)

有脑洞没文笔,是个话废,很好相处哦(•̀ᴗ•́)و ̑̑

© 黕慏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