黕慏羽

【松萤】只属于小萤的额外训练①

1

设定:幼化设定,欢脱剧情,萌


在上次特训中,立花萤终于说出了自己是女生的事实,虽然那两个人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但最终还是接纳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孩子。

特训结束的大家已经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道,努力准备着一个月后的那场TGC大赛。

这天,刚从生存游戏场地回来的她脸上已经染上些许的疲倦,摇摇晃晃的来到家门口却看到地上放了一个类似快递的箱子。

起初还在好奇是谁寄来的,但是拿起包裹却发现上面只写了收件人的地址并没有写寄出地和寄件人。

带着满肚子疑惑的立花萤开门进家,打开包裹想看看里面放了什么,但只是一瓶类似饮料的东西。

为什么饮料要用快递装……

立花萤小心翼翼的看着这瓶饮料,直觉告诉她这里面一定有鬼!但是仔细翻看一下和平时的饮料瓶也没什么差别,最后只能放弃搜索,将它随手放在桌子上。

也许是不怎么饿的原因,迅速的换上运动服打算出门去跑跑步加强的自己的体能,这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承诺,她在用行动证明她的决心——让松冈正宗成为日本第一!

绕着月城庄周围的街道飞快的奔跑,汗水大滴小滴的顺着脸颊滴落下来映照着一个个她努力的样子,即使已经快不行了却始终没有要停下休息的意思。

坚持下来就好了,生存游戏的时候可不允许一点的疲倦而输掉一场比赛啊。

结果就是回到家后立花萤已经是眼冒金星,口干舌燥,因为漫长的飞速奔跑腿差不多已经软的站不起来了,勉强攀着东西来到客厅,随手抓起桌上的水拧开盖子直接就喝了起来。

“呼,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克服瞄准度的问题吧,这样的话立花就不会成为累赘,一定可以帮到松冈先生的!说起来为什么矿泉水有股怪怪的味道?”缓过来的立花萤握紧拳头坚定的说着,接着疑惑的转头望向今天有些变质的矿泉水,但在看到瓶子的同时她瞬间石化了。

这是今天收到的快递里的东西,再看向桌子矿泉水的瓶子正安稳的立在那里,原来是之前随手放的时候把它放在了矿泉水的旁边。

感觉到一阵恐慌的立花萤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脑袋突然一痛,手中的瓶子脱离手的钳制掉到地上滚到沙发底下,留下一路的水渍。

“糟……”未能说完的话,紧接着“嘭”的如同爆炸一样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巨大的爆炸声震到了其他正在屋内的三人。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松冈正宗。

“怎么回事那么大声,好像是萤的房间传来的,真是的大半夜的她在搞什么啊。”听到巨响认为不对经的他立马破门而出来到她家门口,起初先是礼貌性的敲门询问,很可惜的是立花萤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

拉了拉门把手发现门并没有锁住,松冈正宗的眉头微皱为她的冒失而生气。这样很危险的吧,要是小偷进来怎么办。他飞快的走进屋里拉开客厅的门。

“萤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大的……一声……”错愕的瞪大眼睛,眼前的画面让松冈正宗瞬间失去语言能力。

只见一个孩子穿着与自己完全不合身的宽大衣服坐在地板上,好不容易爬起来却又踩到脚下的衣服突然摔倒,揉揉自己被摔疼的屁股,撅起可爱的小嘴巴眼眶里的泪水开始汇聚,见势不妙的松冈正宗立马上前将她抱起来并轻哄安慰起来。

“不哭不哭,乖。”没有照顾过小孩子的他有些手忙脚乱的不知所措,被抱着的孩子也紧紧的攀着松冈正宗的肩膀,似乎这样会有安全感似的,到嘴边的抽泣也渐渐停止了。

随后紧跟而来的其他两人看到这个场景也是一阵惊讶。

“诶!这是谁啊?难道小松的私生子吗!”胡思乱想的雪村透发出难以置信的大叫。

“别乱讲!”

“正宗这孩子哪来的?路上捡的?”

“才不是!”

经过了一番的解释之后才把事情的头绪说清楚。

“突然出现在笨狗房间里的孩子?话说笨狗哪去了。”从进门开始就没有见到立花萤的存在,再看看松冈正宗手上的孩子,栗色的头发,宽大的衣服,碧绿色的眼犀,还有这张脸,总觉得跟谁好像。

“我也不清楚,反正一进来就看到这孩子了,反正现在只能先等萤回来了。”松冈正宗无奈的摇摇头,他的手上依然抱着那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兴许是折腾累了,现在躺在他怀里安详的睡着,让人不忍心去打扰她。

坐在凳子上摇晃的雪村透无聊的叹了口气,漆黑的眼睛四下张望,发现了那个装快递的盒子好奇心的驱使,他起身去查看里面装了什么,凑近一看是空箱子顿时觉得没劲却眼尖的瞄见了卡在瓦楞纸夹层的一张纸条。

只见纸条上写着:返老还童药水,体验孩童时代的乐趣。

“小松,小松!你看你看!”雪村透一脸找到宝的拿着纸条递给松冈正宗他们看,惹来两人的惊呼。

“也就是说这个孩子是笨狗吗!难怪长得那么像,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解除的方法是什么?”松冈正宗焦急的问着。

“没有找到……”

松冈正宗叹了口气,今天真是够了多灾多难的。

“总之就先这样吧,说起来你们有没有小时候的衣服什么的,总不能让萤一直穿着那么大的衣服吧。”对面两个摇了摇头,看了看立花萤身上过长的校服,瞧她现在睡得安稳的,变成这个样子也是很麻烦啊。

“算她有福气了,你们去给萤买身衣服吧,我留下来照顾她好了。”松冈正宗开始分配任务。

“诶~我不要去嘛,我要和小松待在一起。”雪村透拉着他的手臂撒娇的说着。

没有办最后只能细川春树自己一个人去了,可是刚到楼梯间他就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该买男装还是女装啊……

啊~看来三个实习奶爸的路还长着呢。


评论(3)
热度(27)

有脑洞没文笔,是个话废,很好相处哦(•̀ᴗ•́)و ̑̑

© 黕慏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