黕慏羽

【松萤】只属于小萤的额外特训②

2

细川春树站在某家服装店门口,脑子里还在不断思考着到底该买什么样的衣服,照顾小孩子可真麻烦。

没有办法的他懊恼的搔搔头,下定决心似的硬着头皮进了服装店。

在和人聊天的女店员见到有客人立马上前去接待:“先生你好,请问你要买什么……”听到有人在和自己说话的细川春树转过头去,视线与她正好相撞,好帅的人啊。

女店员望着他的俊颜泛着花痴,看着女店员眼睛闪着光想要吃了自己一样,细川春树有些不耐烦的说着:“请问小孩子的衣服在哪。”受不了这个女店员的他出声打断她的幻想。

“啊!对不起,先生这边请。”反应过来的女店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自己居然看呆了,不过给小孩子的衣服?难道已经结婚了吗!真可惜啊。

细川春树跟着女店员走,来到童装区看着这里排的整齐的衣服。

“这里是最近新到的童装,请问先生要男装还是女装的?”女店员简单地说着。

“男,不是女……那个……”疙疙瘩瘩的话语,心里思索着到底该要男装还是女装,因为平时的立花萤都是以男生的装束为主,没见过她穿裙子的样子,现在成了孩子就不知道会喜欢哪一种,所以他无法想明白到底给她买哪一种好。

“那么大概要多大的衣服?”女店员奇怪的看着他,自家孩子男的女的都分不清吗?

“三四岁的孩子。”回想起立花萤的个子看起来的确很娇小可爱,他不经佩服起那瓶药水的功力,药效居然那么强。

女店员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这男人看起来不仅帅气还很年轻才二十多岁的样子,没想到孩子都那么大了。

“真看不出来先生那么年轻孩子都那么大了啊,那就试试简单的便服吧,夏天的天气很热很容易中暑,衬衫和短裤很合适而且简便。”女店员虽然很惋惜,但还是尽职敬业的拿着一套米色衬衫和棕色短裤出来了。

细川春树点点头表示就这件吧,好一会儿才意识到——等等!我还没结婚哪来的孩子啊!

女店员笑着将打包好的衣服交给处于石化状态的他,说了句“欢迎下次光临”没有给细川春树解释误会的机会就走掉了。

后来想想本来就没必要和她解释的理由,所以无奈的细川春树只能就这么回家,打开立花萤家的门就看到立花萤揪着衣服裤子在自己面前跑过,松冈正宗嘴里不断的喊着她的的名字叫她小心然后跟在后面抓她却每次都被轻巧的躲开,变小后的立花萤体力始终不减之前,此时的雪村透正躺在地上,灵魂似乎已经从身体飘出来一样,惨败了。

怔了一会儿的他认为肯定是自己的打开方式错了,于是关上门再次打开,却还是这幅场景,只是立花萤跑着跑着绊到了雪村透的脚整个人向前扑摔倒在地上。

立花萤慢悠悠的爬起来,眼睛微眯又要准备大哭起来。

见状细川春树立马赶过去把她抱起来安慰,可是貌似没什么效果,反而哭的更厉害了。

“我来吧。”松冈正宗伸手将立花萤抱回来摸摸她的头,让她趴在自己的肩膀上拍着她的背柔声轻哄,自己并不擅长照顾孩子,本以为没什么用,但是立花萤的哭声奇迹般的减减压下来了,抓着他衣服小声的抽泣。

这算是危机解除了?所有人松了口气。

“总之先让她把衣服换下来吧,这么长的衣服很容易摔倒的。”细川春树将手上的袋子交给松冈正宗,但是对方并没有抬手去拿,房间里静悄悄的没人说话。

“那个……谁去换啊……”雪村透僵硬的出声打破这个沉寂,如果是之前还不知道立花萤是女孩子的话可能还可以有理由去辩解,但是现在的话……做起这种事情就尴尬了,变小的立花萤可是什么都不懂啊。

“这个……不知道。”细川春树也难得的沉默下来。

“没办法了。”松冈正宗直接抢过袋子,拿起被子,拎着立花萤就往浴室走。

“诶,小松你要干嘛。”

“换衣服啊。”扬扬手中的袋子。

“可是,这……”

“没关系的。”没有给细川春树说话的机会,浴室的门被“啪”的一声关上。

将立花萤放在马桶盖上,自己靠着墙缓缓跌坐下来,白皙的脸上出现暗红,完全的不知所措。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总不能真的就这么换了吧,啊啊啊啊,萤现在可是女孩子啊就算是小孩子也会很不好意思的啊,更何况现在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她。

松冈正宗眼神复杂的看着正乖乖坐在马桶上歪着头不解的看着他的立花萤,很可爱。

松冈正宗站起来,不管了!不就是换衣服吗,怕什么。于是乎用被子将立花萤紧紧的裹住,手战战赫赫的解开她的衣服,然后给她换上刚买来的衣服,动作很不利索,有时候甚至找不到袖口啥的,不过对于一直处于害羞状态和几乎是闭着眼睛换衣服的松冈正宗来说这已经是好的了。

终于换好衣服的松冈正宗松了口气抱起眼前正在观赏自己新着装的立花萤:“喜欢吗?”想要试探的问问,不过想想喝了药水的立花萤会说话吗?

“喜欢。”一声软软的声音传入松冈正宗的耳朵,童稚的声音听起来软萌软萌的很可爱,松冈正宗有些惊奇,不过更多的是惊喜似乎是被萌到了,抱着立花萤一个劲的蹭着,长长的头发触碰着立花萤的脖子让她觉得痒痒的,笑声如同银铃一般的清脆。

松冈正宗将立花萤带回家,原因是其他两人都没有能好好照顾她的条件。

“那么现在解决一下谁来照顾萤吧。”将立花萤放下任她自己去玩,三人围在一起开启“立花领养大会”。

“反正绝对不能让透照顾。”细川春树毫不客气的说着。

“为什么啊!”雪村透不满的叫道。

“因为透最近不是赶稿期吗?每次赶稿期你都不吃不喝的写稿子,笨狗跟着你还不被饿死。”充沛的理由让人无法反驳。

“那也不能跟着春春,春春脾气那么暴躁而且没记错的话也不太喜欢小孩子的吧,立花待在你那里肯定被你欺负。”反攻。

“什么,透你……”松冈正宗出手制止两个看起来快要动手的人。

“所以说你们都没能力照顾立花喽?我也有工作的啊,怎么办……”

“那就小松/正宗照顾立花吧,实在不行就带去牛郎店好了。”两人一口同声的说着,简直就好像很早就窜通好了一样,没有办法只能松冈正宗带着立花萤回去。

此时的立花萤浑身软绵绵的躺在松冈正宗的怀里,缩成一团感觉好像完全没什么力气,松冈正宗不免担心起来。

“怎么了?”没有回答。

“不舒服吗?”闭上眼睛不说话,肚子很适时的发出“咕”的一声。

松冈正宗忍不住轻笑出声,什么啊原来是饿了,也难怪折腾了那么久也该累了。

将立花萤放在餐桌前的凳子上告诉她不要乱动,自己则跑进厨房去做晚餐,虽然说已经吃过晚饭了,不过还好有面条可以充饥,于是煮了碗面看起来还不错。

端着自己刚出锅的作品放到立花萤的面前有些期待地说着:“饿了吧,尝尝吧,我的厨艺你是知道的。”

饿了半天终于等来食物的立花萤开心的吃起来:“好吃。”朝着松冈正宗露出感谢的微笑继续功课着碗里的食物。

看着她吃得开心的松冈正宗温柔的笑起来,这就是小时候的立花萤吗?意外的很可爱,虽然只是个孩子,却感觉和原来的立花萤没有任何的变化。

之前的立花萤虽然是很冲动有时候做事不经大脑,却很率真和执着对于想要做的事情还是很努力的,嘛,那就问一下吧,就一下。

“萤喜欢面的味道吗?”

“喜欢。”

“那么,喜欢我吗?”松冈正宗有些紧张的问着,虽然说是小孩的思维但是还是忍不住。

“稀弧唔。(喜欢啊)”立花萤嘴里此刻塞满了面条变得鼓鼓的,口齿不清的朝他露出灿烂的笑容,嘴里说着如此可爱的话,松冈正宗顿时觉得有点害羞的转过头去,要自己别在意,现在她还只是个孩子,没错只是个孩子,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立花萤的内心却想着,这个叔叔给立花我做了好吃的面条,而且还对立花那么好,立花最喜欢叔叔了。

TGC的大赛已经开始进入倒计时,立花萤能在这规定的期间内回复原身吗?

- - - - - -TBC- - - - - - 

评论
热度(22)

有脑洞没文笔,是个话废,很好相处哦(•̀ᴗ•́)و ̑̑

© 黕慏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