黕慏羽

【迟来生贺】立花花生日快乐!(松萤)

4.1日,而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一个专门用来整蛊自己朋友的日子,但是对于立花萤而言,这是非同一般的一天。
因为那是她的生日,该和朋友一起庆祝的日子。
看着床头柜上日历的红圈,早起的立花萤兴奋的对着它一阵傻笑,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和松冈正宗他们相遇的第一个生日,以往都是矢岛鼎陪自己一起过的,不知道今年会怎么样。
带着满心的期待,她起床准备洗漱迎接这一天。
有着晨跑习惯的立花萤换上运动服准备出门去跑几圈,顺便让自己兴奋的心镇定下来。
刚出门便看到了刚刚醒来的细川春树急急的关门转身就准备跑走,行踪极为鬼祟。
“春春树,你在干嘛?”立花萤出声叫住了他。
没想到自己会被逮住的细川春树先是僵硬了一下,随后转身看着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心虚被很好的掩饰起来。
“没,没什么,早起出去走走。”
“那春春树要去晨跑吗?立花正要准备去呢。”立花萤热情的邀请他一同跑步。
细川春树犹豫了一下,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没一会儿便睁开眼看着她。
“不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没有给立花萤任何挽留的机会,直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下楼去。
不同往常的细川春树让立花萤觉得异常的奇怪,不过没说什么便一个人下楼去跑步了。
漫无目的的奔跑在街道旁,晨间的街道行人并不是很多,空旷的马路上只有两三个人和时不时开过的几辆车子,立花萤只觉得这里真是安静的吓人,两腿渐渐的开始变得乏力,奇怪,明明平时……就不会这样啊。
因为这些特殊的原因,立花萤提前结束了她的晨练,独自一人回了月城庄,这时候雪村透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顺道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雪村先生!吸烟是不好的!”被突然的声音吓到的雪村透没来及的吐出刚吸入的烟,被呛到了的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咳咳,立花你,咳咳走路有点声音啊!咳咳,吓死人了。”雪村透捂着自己的心脏夸张的说着,然而撒娇的语气和话语成了鲜明的对比。
“是雪村先生你太专注了吧,真是的,少抽点烟那样不好的。”她上前去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
“这不是问题啦,说起来立花今天意外的早回来呢。”呲,晚点回来就不会被发现了,内心暗自说着。
“也没什么啦,那么立花我先进去了。”立花萤回身准备回去,想到什么似得又突然间转过头盯着雪村透,雪村透被盯得有点头皮发麻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这是要干嘛?
只见立花萤迅速的从他口中把那根香烟抢走,将它熄灭后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正中桶内。
雪村透欲哭无泪的看着立花萤的动作,后者直接关门进屋。
好像不见松冈正宗,去哪了?
此时的松冈正宗还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苦思冥想中。
“该送萤什么礼物呢?”忙了一晚的松冈正宗扑倒在床上去怎么也睡不着,只为了想要知道到底该送立花萤什么礼物。
其实立花萤根本就没说过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也是某天刚好看到立花萤床头柜上的日历上“4.1”的位置上有个红圈,下面有几个字母“Birthday”。
看着这几个想想也该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了,于是将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两人,思索着该怎么给立花萤一个惊喜。
但是看起来其他两人都似乎已经有了决定,自己却依旧毫无头绪,自认为很了解立花萤的他其实也不是那么清楚她的喜好啊。
“啊,该怎么办呢。”松冈正宗懊恼的翻身把脸埋进被子里,大脑飞速运转着想象立花萤可能喜欢的东西,大概是真的累了,想着想着思绪开始飘渺模糊,最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再一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的事了,突然惊醒的松冈正宗错愕的看着已经跑到西边的太阳。
“啊!!!糟糕了!”时间已经很晚了,然而自己还没有为立花萤准备任何的礼物,松冈正宗迅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束,直接破门而出飞奔至街上。
随着行人的涌动,松冈正宗被动地跟着他们走动,虽然说已经来到这街上,可是……该买什么呢?
街上的簇拥着大大小小的精品店,花样格式,但是松冈正宗总认为,这样的东西立花萤是不会喜欢。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松冈正宗无奈的坐在街道边的长椅上,烦躁的表情异常的吓人,该送什么啊。
摇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告诉自己总会有办法的,突然间,眼睛瞟到了坐落在不远处的一家看起来偏僻的店面,盯着它好一阵,最后抿起嘴。
或许,可以这样吧。
-
夕阳的余晖照射进屋内,空旷的房间里,立花萤一个人坐在桌子面前,橘色的光在她的脸上打出一层暖色,额前的碎发遮住了她的表情,就在刚才,矢岛鼎来电告诉她今天有事不能一起过生日了,礼物会在上学的时候送给她。
也就是说今年得自己一个人过生日了吗?她很清楚自己的行径,也就是在刚才,她才想起跟松冈正宗他们对于自己的生日是只字未提,所以这一天的期待不就是完全的虚无吗?
寂静的房间仿佛连空气都是凝结的,按照现在来看,今年是只能自己一个人过了。
立花萤站起来准备回房间,一滴泪无声的划过脸颊掉落到地板上,她的背影看起来异常的瘦小与孤独。
这时候一声门铃突然想起,惊讶的抬头望向门口,想着会是谁?
因为她的错愕让她迟迟未动的站在原地,等不到门内人回复,门铃接二连三的响起,甚至是连声。
立花萤急急忙忙去开门。
“来了来了,谁啊?”一开门,“啪啪”的两声伴随着彩纸的飘落以及
——“生日快乐!”
是雪村透和细川春树“怎么……”立花萤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
“诶,今天可是立花的生日啊,说来也是,立花都不告诉我们你的生日,还得我们自己发现。”雪村透的手中拿着一个蛋糕,嘴里抱怨性的说着,细川春树附和的点头。
立花萤低下头没有说话,对面两人以为她不喜欢这个惊喜,担忧的等着她的回复。
“谢,谢谢……”微微哽咽的声音,眼泪不自觉的从眼眶溢出,伸手去擦,却似乎怎么擦也擦不完一样。
两人欣慰一笑,推着立花萤进屋。
“呐呐,立花你看你看,这是我的礼物哦,超萌超萌的,立花你穿上肯定很可爱。”自从知道立花萤是女生之后,雪村透再也不能送给她自己的漫画,于是决定送这个给立花萤,他兴奋的拿出自己的礼物递给立花萤,大大的盒子里躺着一件黑白色的女仆装,立花萤懵逼的看着眼前的盒子,之前的感动瞬间消失。
啊,对你抱有期待的我真是太蠢了。立花萤没有说什么,拿着盒子直接朝雪村透的脸上砸,那力度……不说啥。
细川春树同情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雪村透,清楚的明白了什么是作死的下场。
“给你,随……随便选的。”细川春树的眼神不知道在看哪里,脸红的说着别扭的话语。立花萤看着他手上小礼盒的装饰的精美包装就知道这一定是他精心挑选的礼物,她没有揭穿他的伪装,高兴的说这声“谢谢。”
“没,没什么,喜欢就好。”细川春树的脸变的更红了。
“小松去哪了?”缓过来的雪村透不见松冈正宗的踪影奇怪的问着。
“没看到,不过应该快来了吧,啊,来了,真慢啊。”敏锐的听到门外脚步声的细川春树鄙视的说着。
“哈,抱,抱歉,来晚了。”松冈正宗扶着门框说着,为了赶上他们为立花萤准备的惊喜,他是一路从街上跑回来的,双腿除了酸软已经几乎没有知觉。
“松冈先生你没事吧!”立花萤赶紧上前去搀扶,刚凑近就被一阵淡淡的清香阻挡。
松冈正宗拿出手中的花放到立花萤的眼前“生日快乐!”他朝她微微一笑。
惊讶的接过松冈正宗手中包的完好的向日葵。
“抱歉我来晚了,实在想不到该送萤什么,因为我觉得萤你就像向日葵一样充满活力,就像太阳,所以最后选择送给萤向日葵,喜欢吗?”听着他的解说,立花萤自己倒是不自己觉得脸红起来,像太阳什么的。
“喜,喜欢,谢谢。”有些羞涩的回答,朝着松冈正宗露出灿烂的微笑,松冈正宗痴痴地看着,果然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她的笑容就像太阳一样的闪耀。
“好了好了!既然人齐了就来切蛋糕吧!”雪村透拿着刀虎视眈眈的看着桌上的蛋糕。
“等等啊!立花我还没有许愿呢!”立花萤急忙上前阻止雪村透的动作。
松冈正宗站起来,眼神专注的看着对面和雪村透争论的立花萤。
对于松冈正宗而言她的确是太阳,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太阳,无论在什么时候有多大的困难立花萤总是不会退缩的站在他身边帮助他,给予了他太多太多的感动,作为一个爱乱来的自我主义者,虽然说她冲动了点,麻烦了点却一点也不讨厌,反而是喜欢占据的地位更高。
看着对面越来越失控的局面松冈正宗只是无奈的笑笑,随后便加入了他们的战争。
这些向日葵不单单是被作为礼物,更是作为他的誓言。
立花萤所不知道的是,向日葵不仅仅是象征着太阳,还有一层意思代表着沉默的爱,或许那正是松冈正宗现在的写照,但是他发誓,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一定会打破这层薄膜,进入立花萤的世界。

评论(1)
热度(16)

有脑洞没文笔,是个话废,很好相处哦(•̀ᴗ•́)و ̑̑

© 黕慏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