黕慏羽

【松萤】只属于小萤的额外特训⑤

清晨,太阳渐渐升起,阳光摄入房间。

立花萤手脚并用的爬上床,指尖轻轻戳弄还在陷入沉睡的松冈正宗的脸,自己在客厅等了好久都没有等他起来做早饭,于是只能跑来卧室叫醒他。

被打扰的松冈正宗不舒服的别开脸,翻身至床的内侧继续睡觉。

看着他完全没有起来意思的动作,她嘟起嘴双手叉腰的在床上站起来。

“叔叔起来了!别睡了啦,立花肚子饿了啊!”她不停的摇晃着松冈正宗,然而对方完全没有反应的继续闭着眼睛。

“萤......别闹...我有点不舒服...饿了的话去找春树或小雪吧,让我休息会儿。”气弱到不行的呢喃,松冈正宗艰难的伸手摸摸立花萤的头说着,头痛的不行,浑身还乏力。

听到这话立花萤才注意到松冈正宗的不对劲,他的脸色异常的发红,有些担忧的看着松冈正宗,立花萤走上前,刚把手放在松冈正宗的头上就立马移开了,好烫!

看样子松冈正宗是发烧了!

立花萤不知所措的在一旁干着急,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于是立马跳下床出门去找其他两人的帮忙。

雪村透家门口。

“雪村叔叔!雪村叔叔快开门啊!”立花萤不停的拍打着雪村透家的门,急切的想要让他出来。

房间里,满地的工口漫画铺的到处都是,一片的狼藉,此时的雪村透周围笼罩着一层阴沉的低气压。

打了一晚上游戏都没通关的他烦躁的敲打着手中的键盘,听到玄关的敲门声毫不理会,直到被吵的实在是受不了了才丢下键盘不悦的去开门。

“干什么!”看到门外站着的立花萤,雪村透恶狠狠的说着,只因为游戏被打断的不悦。

被这种语气吓到的立花萤呆呆的站着,怯怯的看着他。

“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可要进去了。”得不到立花萤回复的雪村透再次开口,口气还是不好,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那个雪村叔叔,立花有事找你帮忙。”咽了口水,立花萤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出口询问。

“没空。”说完直接摔门进屋,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算了,这种小事怎么可能比他的游戏还重要。

“等......”吃了闭门羹的立花萤无助的站在那里,叔叔还在生病呢。

越想越无助的她眼泪又开始汇聚于眼眶。

这时候,立花萤感觉有人自身后拍她的肩膀,她立马防备的看着后方,泪水还来不及擦拭。

细川春树惊讶的看着她带泪的容颜,蹲下来为她擦拭,刚起床不就的他就听到外面巨大的关门声,只见立花萤就那样呆呆的站着,肩膀似乎还微微的抖动,不会哭了吧?

于是立马赶过来。

“怎么了?”他的语气异常的轻柔,如果是之前的立花萤听到了肯定是觉得发现了宝一样,但是现在的她并不会,她还是个孩子。

“春树哥哥,是叔叔,松冈叔叔生病了!”见到细川春树立花萤急急的说着,希望他能帮帮忙。

为什么只叫细川春树哥哥?只因为他给立花萤的感觉就好像大哥哥一样。

听到这里,细川春树立马拉着立花萤回松冈正宗家里,看着卧室里躺着的松冈正宗,将手放在他的额头测体温。

“看来烧的不轻啊。”

“叔叔没事的吧。”立花萤担忧的询问着。

“没事的,我去找找退烧药。”细川春树对着松冈正宗的家四处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医药箱,然而可惜的是自己也没有,毕竟身体很好,很少生病的他也就没准备。

“我出去买点退烧药,你在这里看好正宗。”细川春树嘱咐好立花萤,得到了立花萤坚定的点头回答便出去了。

待细川春树走后,立花萤趴在床沿看着一脸难受的松冈正宗,脑子里搜寻着照顾生病的人的方法。

以前都是叔叔在无微不至地照顾立花,现在叔叔生病了,立花我也要好好的照顾叔叔才行!

随后,立花萤为松冈正宗盖好被掀起的被角,然后噔噔噔的跑到浴室去将毛巾沾冷水后盖到松冈正宗的头上,可能是还不够高的问题,毛巾几乎是铺在松冈正宗的脸上,因为看着实在不顺眼,才爬上床修改了位置。

想到生病的人可能会缺水,于是她跑到客厅去为松冈正宗倒杯温水,因为个子不够高而拿不到水壶的她搬来个小凳子站在上面才拿到,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踩了空,整个人摔倒在地,手中的杯子也跟着摔到地上,瞬间粉身碎骨散成一片。

意识到自己闯祸的立花萤急忙上前去收拾自己造成的残局,手在碰到玻璃渣的一瞬间又突然收回,白嫩的小手上多了一道小小的痕迹,鲜红的血液从手指冒出。

惊慌失措的看着血液流出,痛觉再次被刺激,眼泪又开始在眼眶汇聚,可是想想现在松冈正宗还在生病,自己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于是紧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你在干嘛!”刚好买药回来的细川春树看到立花萤跪坐在玻璃渣前,手指还在不断冒出血液。

“啧,真是的下次别乱来,痛吗?”看着她的伤口他忍不住咂嘴,心中闪过异样的情绪,现在身边也没有绷带,本能的把立花萤的手指直接放进嘴里。

“一,一点也不痛,立花我也想帮叔叔做点什么毕竟叔叔一直很照顾立花的,还有立花我以后会小心的。” 用没受伤的小手擦干自己的眼泪,声音依旧带着点哽咽,惊讶的看着细川春树的举动,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只是对着他一阵傻笑。

春树哥哥果然是个温柔的人。

看着她的样子,细川春树心跳漏了一拍,她总是那么坚强的面对一切,从来不会去依靠任何人,就算是以前,也能对着那样恶劣的他说出那样一番撼动人心的话,轻易就能夺走他的理智。然而变小后的她却依旧能牵动却他的心,萤,至少我…也想为这样的你做点什么啊……

之后细川春树给松冈正宗吃了退烧药,告诉立花萤松冈正宗很快就会好起来,立花萤这才开心的笑了起来。

送走了细川春树后,立花萤趴在床沿照顾着松冈正宗,迷迷糊糊间,困意染上心头,渐渐的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已经退烧的松冈正宗睁开眼便看到了趴在床畔的立花萤,侯的惊醒坐起来,头部传来一阵眩晕,才想起之前的自己头痛的厉害浑身还发热的提不起劲,好像是发烧了。

但是现在的感觉却是能稍微正常活动了,拿起从头上掉下的冷毛巾,大概是立花萤照顾的他吧。

嘴角泛起温柔的笑容,为了避免吵醒立花萤,他将趴在床沿的她轻轻的抱进怀里。

不经意间,眼神很快的就看到了立花萤指尖上的那一道痕迹,半垂的眼睛变得深邃,以不会吵醒她的力度将她抱紧。

“谢啦,萤。果然有你在,才最安心。”

在睡梦中的立花萤稍微挪动了一下,小嘴随之泛起甜甜的笑容。

- - - - - -TBC- - - - - - 

评论
热度(7)

有脑洞没文笔,是个话废,很好相处哦(•̀ᴗ•́)و ̑̑

© 黕慏羽 | Powered by LOFTER